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16.第16章 天才?一样照虐!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16.第16章 天才?一样照虐!

    方名扬愣了一下,旋即双眼眯了起来,他也是修炼多年,又怎么看不出云天这一姿势的高明之处?眼下的这个姿势,进可攻退可守,而且让他判断不准对方的弱点在哪,无法确定攻击点。对方的一个姿势,已经让他感觉到莫大的压迫感,这让方名扬感到莫名的惊讶。

    这个穷酸小子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一个足不出户,体弱多病的少年,怎么看都不该有这样的本事啊?他却不知道,眼下的云天在前世是一个杀伐无数的勇武君王,曾经无数次身先士卒地率领着属下与敌战斗,那种生与死的环境下存活下来的人,又怎么会不具备强悍的战斗意识呢。

    如今他们都是炼体境的修为,炼体境修为的对战,完全依靠的是自己的身体力量和技巧,至于用法器、法术战斗,那至少是凝真期中后期,拥有真气且可以熟练掌握真气运用的人才能做到,眼下这两人可是没有这方面的本事,彼此间的战斗还是依靠格斗技巧,只是炼体境修为的人,拥有着更为强健的体魄,其战斗能力也更强而已。

    尽管感觉到云天的防御姿态让自己难以下手,但如今话已经说了出去,方名扬也不可能中途退缩,但眼下云天所形成的压迫让他心里有些忐忑,为了防备万一,方名扬将出手的力道提升到十成,化掌为刀,对着云天狠狠地砸了下去。

    炼体五层的修为,已经可以开碑裂石,方名扬的手臂带着巨大的势能砸向云天的脖颈处,云天双眼一眯,就在对方即将击中他颈部的一瞬间,他动了。

    云天的双脚一错,身形猛然前探,只是一个箭步,便已经迎面和方名扬对上了,由于距离上的突然变化,方名扬的攻击瞬间落空,而且更为让他惊恐的是,对方的人不仅没有避让,反而是迎着他冲过来,这样他的胸腹部位也就暴露在了对手的面前。

    此时他挥臂一击的力道尚未去尽,正是新力未升旧力未尽的时候,那种感觉极其难受,几乎让方名扬难过到吐血。

    方名扬不愧是炼体五层的高手,一见情况不妙,立即单手横于胸前,同时身子快速的向右侧一偏,试图避开云天的反击。

    可云天前世是什么人?那可是在血里火里生生拼出一片江山的铁血勇士,他对于格斗有着敏锐的反应和直觉,当方名扬招式用老,立即回防的一瞬间,他便立即判断出对方的身体正处于一种张力过度的状态,所以云天立即上前一个冲步,右手拳狠狠地捣向对方,同时他的左手则是拳心虚握,左边一个弓步,又是一拳用力摆出。

    方名扬一拳打空,立即单手做出了提前防御,问题是他并没有意识到云天此时也已经是炼体五层的高手,拳力比起以前大了何止一倍,这一拳轰在他的手臂上,立时让他的整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

    “啊!”方名扬惨叫一声,若非云天没有用尽力气,恐怕就是这一拳就能将他的手臂打折。饶是如此,方名扬的整只手臂也已经完全吃不上力了,只能是痛苦地耷拉着,而单手面对云天,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方名扬当时就想向后急退,可云天的攻击是连续不断的,右拳刚刚挥出,那边左拳也已经紧接着击出,几乎就差了半秒钟的时间,便已经捣在了方名扬的胸口。

    这一下方名扬再也忍受不住,整个身子向后面跌坐回去,同时口中一口血也是喷了出来。

    云天没有给他丝毫的机会,几乎就是在方名扬向后跌退,却还没有倒在地上的同时,便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双掌外吐,狠狠地敲在他的小腹之上。

    “嘭!”地一声响,方名扬这一回是屁股坐地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这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巨大的羞耻感,让方名扬翻了翻白眼,直接便晕了过去。

    再一回头,那边方觉和方常早已经扶着方德一溜烟跑出老远,此时方德依然在捂着蛋嘶嚎着,那声音能传出几重院落。

    看着几个人逃走的方向,云天也是皱紧了眉头,这帮家伙三番五次来挑衅,云天倒是不害怕,但问题是这些人不断出现,就算是自己战胜了,也会让自己的目标越来越明显,这和自己低调行事的想法完全不符。可就算自己服软,方家的人就会放过他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这么多年来,目光短浅的方家,一直都是将虐待他们母子当成快感,却丝毫没有想过,如果和他们母子处好关系,并借机对他们母子加以扶持的话,也许还真能跟云家搭上关系,从而让家族更为兴盛也说不定。

    但低级家族就是低级家族,缺乏那种纵览大局的高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没能有所提升,依旧在低级家族中徘徊了。

    此时方名扬依然躺在地上,暂时没有人理会,方德显然跑出去搬救兵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人来,云天也决定做出一些准备,他将房内自己需要的东西找了出来,简单地包裹一下,背在了身上。

    云天自己房内有用的东西不多,有价值的东西更少,所以云天只是取了几本书,几件衣服,和一点零食干粮,就准备进入山中历练,先避开一阵子再说。

    可没想到,方德援兵搬得很快,离几人离开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就听到外面又是一阵喧哗声,紧接着便听到一声轰然巨响,外面一截木板和泥土砌就的院墙就塌落了下来。

    云天眯起了眼,冷冷地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不管来者是谁,这种野蛮霸道的行径,就让他无法容忍,只要有可能,就必然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外面一群人陪着一个下巴几乎仰到天上的少年站在院墙外,这群人里有被方常方觉两人搀扶着的双腿依旧在哆嗦的方德,也有一些陌生的面孔,不过很显然这些人都是方家子弟,此时这些人个个虎视眈眈,很明显都是要替方德和躺在地上的方名扬打抱不平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