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19.第19章 方家护法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19.第19章 方家护法

    事实上云天的确想教训这几个人的,但他也清楚,方家对他一向都不友善,眼下自己还是在方家中生活,随时会接触到这些人,尤其是自己已经连续打伤三位方家子弟,如果再进一步打败这些人,恐怕方家会恼羞成怒。

    所以经过一番考量,云天还是决定暂时罢手,以免陷入更大的麻烦。不过云天相信,自己既然已经打伤了几个人,方家就必然会拿此事刁难自己,但不管怎样刁难,现在他是身陷方家,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保持低调,争取过一段时间让这件事情的影响过去。

    云天的考虑是正确的,就是在他要转身返回住处的当口,便见远处过来了几个人。为首一人神色傲慢,走路的时候头高高地仰着,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骄傲似的。

    这人云天也认得,他叫方天厉,是方家的一个护法,实力已经达到了凝真境,是一位二级玄士,此人平日里也是傲慢即便是在方家都不为人所喜。

    方天厉的身边,有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此人修为似乎还高于方天厉,看方天厉的样子,居然对此人低眉顺目,很明显是非常忌惮的样子。看到这里云天不由得有些纳闷,这人什么身份,居然能够让一贯眼高于顶的方天厉也如此地谦恭了?看着此人的样子,也是有些傲慢,看样子不是一路人还真走不到一块去,这两个人能碰到一起,估计都是一个德行。

    两人之后,还有个方家子弟,此时正一脸快意地跟在后面,不停地拿眼睛瞪着云天,不用问,肯定是这人方才偷偷跑出去报信,找了这么个救兵出来。

    这三个人径直走到云天的宅院前,方天厉当先开口,他看着地上躺着的方名天和方名扬,冷声地问道:“这两个人伤成这样,是你做的?”

    云天摇摇头,指着方名扬道:“方名天刚才说我实力不堪一击,要教训我,所以我就让他教训了,至于方名扬,我们动手后本来没这么严重,结果被这人踩了一脚,才伤成了这样。”说完,他便指着方才踩到方名扬的那个人。

    方天厉回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人连忙退后,一脸的忐忑。不过正如云天预料的那样,方天厉本来就不是为了公平处事的,自然不会先训斥自家子弟。他只是冷冷地望着云天,冷漠地道:“是谁给了你胆子,让你打伤方家的人?”

    云天早知道方天厉这种人不可能向着自己说话,但听到他的这个语气,还是出离的愤怒,他昂首挺胸,毫不畏惧地道:“先说明白,不是我要打伤他们,是他们主动过来,要和我交手,我难道就站在这里任他们打不成?你可以看到如今是在什么地方,这里是我的住处,如果是我主动挑衅,为什么他们这些锦衣足食的大少爷会跑到我这个简陋的住处来?”

    方天厉喝道:“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还敢顶嘴?”

    云天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方护法来此并不是为了问清事实真相,就是为了专门针对我了?”

    方天厉扬了扬头,正要说话,却被身后那人拉了一下,回头看见那人微微摇了摇头,便又转了口风,道:“我的确是来处理这件事的,不过问话要根据大多数人的口实,现在在场这么多人,你说哪个能站到你一边?”

    云天耸了耸肩道:“我也想有人站在我一边,问题是来的人是组团挑衅的,我的朋友都不在啊,如果我也有这么一群人,还用得着我出手保护自己吗?”

    方天厉冷哼一声,扭过头指着那边一群方家子弟道:“你们几个都给我过来!”

    几位方家子弟连忙一溜烟地跑过来。

    “方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来给我解释下。”方天厉指向方德,不过看到方德走路怪异的样子,不由得奇怪道:“咦,你这是怎么了,方才他也动手打你了?”

    但意外的是,一贯嚣张的方德这一次居然没有跳起来指责云天,而是低下头心虚地道:“方才爬墙不小心戳到了!”说完便紧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

    方德的表现让方天厉有些愕然,就连周围的方家子弟也是莫名其妙地望着方德,不过方觉和方常却明白方德的想法,所以便借着扶他的机会,三个人一起走到了一边。

    方德没能出来作证,方天厉不由得有些尴尬,他只能再喊出两个方家子弟,询问他们方才的事情经过,这两个人当然是向着方名天和方名扬说话,于是便抢着指责云天的不是,不过两个人都过于激动,以至于两人同时开口,却是口实有些不符,两个人说出了两个原因,这反倒让方天厉皱紧了眉头。

    现在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一次的确是方家的这些子弟上门找事了,但方天厉总不能说自家人的不是,更何况云天作为一个外戚,也的确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不值得他关注。

    于是方天厉索性不再询问其他人,而是指着地上躺着的方名天和方名扬道:“不管你们因何而起的冲突,但眼下两人伤成这样,就已经不是孩子之间的切磋了,这就是恶意行凶,你小小孩子行事如此狠辣,如若不加以惩处,以后必将成为大害!”

    云天怒极反笑道:“我会成为大害?我只是在自己的房内没有出去,就会成为大害,那么这些四处闲逛,上门挑事的人,反而都是好孩子了,如果不是他们上门挑事,又怎么会受伤,我一直都没走出自己的院子,又能伤到何人?”

    方天厉已经有些不耐,若不是方才他身后那人做了暗示,恐怕早已经暴走了,以他的性格,又怎么肯跟地位低于自己的人耐心解释。

    此时见到云天的争辩,他终于冷哼一声道:“不管怎么说,少年人打架打成这样,就是出手过重,就必须加以惩戒!云天,你是否还要争辩?”

    云天摇了摇头道:“我一个实力低微的小子,方护法要怎么针对我,我也无力对抗,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