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195.第195章 罡风卷到手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195.第195章 罡风卷到手

    话音刚落,银狐已经从七星楼里走了出来,配合地望向这边,用极其欣喜的声音喊道:“哎呀呀,于丹师,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您能来浩天宗这边,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啊,来来来,快请进,我七星楼要敲锣打鼓,恭迎您这位传奇丹师的莅临了!”

    周围的人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顿时又多了不少人围观,想要看看这位于丹师究竟长什么模样,又有些什么本事。

    云天听银狐的吹捧也是直咧嘴,尼玛别这么高调好不好?不过他也不敢多说,只是故作深沉地道:“这次来是为自己的子侄办一点小事,恰好要劳烦这位小友,而且看他孩子的病情,我又恰好有办法将其根治,本身又不是什么麻烦事,顺手为之罢了,银狐会长请稍后,我先把这个小麻烦解决了,就和你上楼。”

    银狐听云天说完,故意一脸感慨地瞧着夜元安怀中抱着的孩子,慨叹道:“这孩子真是有福啊,本来是难以治愈的毛病,却偏偏遇到了于丹师,这下算是苦尽甘来了!”

    银狐是谁,这条街上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所以夜元安闻言也是将信将疑,不过云天提出要看看孩子,他是不敢再拒绝了,因为听到银狐的说法,这位于丹师,恐怕有本事治愈自己的孩子呢!

    云天走过去,伸手搭在小孩的手腕上,笑着对孩子说道:“小朋友,你是不是每到病情发作的时候,心里发慌,同时没来由地感到害怕,然后越怕越睡不着?”

    那小孩大约七八岁的年纪,但身子瘦瘦小小,几乎跟五六岁的差不多,听到云天的问话,他张开掉牙的小嘴,怯生生地答道:“系,就是害怕,心里也慌得很。”

    云天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伤了灵识,不仅不能修炼,今后还会因为灵识受伤,始终处于没来由的惊恐之中,到最后心力憔悴,早早地离去。”

    夜元安听到这里突然泣不成声,他一下跪在云天面前,哀声道:“还请于丹师救救孩子,若是能让孩子得救,我当牛做马,都要报答于丹师的恩情!”

    云天笑着扶他起来,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之所以会走过来,就是因为看到了孩子的病情,而且恰好有办法治,要不然也不会夸下如此海口。”

    夜元安闻言欣喜地道:“能治?”

    “能治!”云天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夜元安兴奋地道,不过旋即他的脸色又变得十分难看,口中喃喃地道:“可是,我拿不出治疗的钱来。”

    云天笑道:“你当然拿不出来,你的孩子需要服用六品丹药养魂丹,这种丹药需要养魂草、苏合香、石菖蒲、紫贝齿、夜交藤等三十六味药草,其炼制也十分困难,说是六品丹药,二星炼丹师根本炼制不出来,只有三星炼丹师才能炼制,一枚这样的丹药,价值就在二十万功禄点以上。”

    “二十万功禄点”夜元安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险些直接昏了过去。

    夜元安的表情把云天也吓了一跳,心道自己难道说过了,可别把这家伙吓到了,自己再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他说的可是实情事实上,这样的丹药外面根本没有卖的,如果一枚丹药出来,放到拍卖场,恐怕一百万功禄点都能卖出去。

    但云天现在可不敢再让夜元安受到惊吓了,于是安慰他道:“放心吧,我也是有求于你,若是你有狂风烈焰诀的后续部分,用那个换如何?”

    “可是”夜元安脸一下子憋得通红。

    “哦,如果你不方便拿出来也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特别急着用,只是我那子侄辈有个不听劝告非要炼这个,给他更好的功法他还不干,结果练到一般没有后续功法了,现在有些傻眼,我这才顺便出来帮他找找能不能寻得这功法,这东西对我倒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不过我也不在乎那东西,既然我们相见就是有缘,你拿不出功法,我一样把你的孩子治好,好不好?”云天笑了笑道。

    “不、不是这样的,”夜元安大囧,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拿不出来,而是其价值并没有想象那么大,那功法需要修炼的体质非常特殊,而且修炼的时候,需要的外力辅助太多,尤其是修炼过程中,需要巨量的丹药和灵物作为依托,一般人因为体质不符,以及缺少丹药支撑,所以最后都会经脉断裂,反而是得不偿失,其实那功法的选择就是一个错误,它一个功禄点都不值!”说道这里夜元安有些哀怨,他咬牙切齿地道:“我也恨我自己,若是不修炼这功法,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我若不修炼这种功法,孩子也不会这样,这一切都怪我啊,那功法真的没法和这样珍贵的一枚丹药相比,我是拿不出手啊!”

    云天听完放声大笑道:“你呀真是够糊涂,在你看来是丹药价值高,但我是什么人,丹药对我而言算得了什么,而且我的子侄,会缺丹药的支撑吗?你用功法换丹药,我图个开心,能给家人交差,你也获得丹药救了孩子,我们两不相欠,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这不就够了!”

    夜元安闻言激动地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塞给云天道:“这就是狂风烈焰诀中卷罡风卷,里面还有我一些注释,我自己还有拓版,这本就送与于丹师了,只是觉得这东西不值,我于心有愧啊!”

    云天嘴裂得大大的,一副表情凝固的样子,他感觉到自己被巨大的幸福撞了一下腰,自己梦寐以求的狂风烈焰诀罡风卷,就这么容易到手了?

    现在云天还觉得有些如坠梦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于丹师,如果不行的话,我再想办法以其他东西做报酬?”

    看到云天咧着嘴发呆,夜元安突然有些不安。

    “啊,什么不行,我说行就行,现在就开炉炼丹,今天就把你孩子治好!”云天兴奋地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