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211.第211章 巨头汇聚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211.第211章 巨头汇聚

    齐得禄还在哆嗦,不过听到武浩天的叫骂,确实反映了过来,不满地道:“哎,你怎么骂人哪?”

    “我当然要骂,骂你不知廉耻,居然意图窃他人成果为己用!”武浩天指着齐得禄的鼻子骂道。

    “浩天,不可对齐丹师如此无礼,你可知道丹师对宗门的重要性?”贾宗明不由得出声阻止道。

    “丹师对宗门的重要性?我当然知道,不然也不会如此气愤了!”武浩天道。

    贾宗明感觉有些不对,怎么看上去,这些人似乎都是有针对自己的意图呢,可细想一下也不大可能,这么多人为何会针对自己呢,想来贾家也没招惹过这群人啊?

    这么多人过来,安排座位也乱了一阵,不过待到大家都坐定,丹师协会的莫方远则当先开口了。

    “诸位,本来这事发生在浩天宗,我丹师协会也不该插手,问题是此时事关我丹师协会的核心利益和荣耀,不容许我置之不理,所以我也来此,要在这里求个公道!”

    听莫方远这么一说,浩天宗的人都有些傻眼,尼玛莫方远是带着气来的啊,谁把这位爷得罪了啊?

    在修炼界,最不敢得罪的人,就是丹师,而莫方远这个五星炼丹师,是所有高阶修炼者的梦寐以求巴结对象,可以说修为达到一定层次,就会以能接触到莫方远为荣,您和莫方远搭不上边?那么对不起,你一边凉快去,接触不到高阶丹师,说明您底蕴不足,不值得结交。

    在玄灵级修为以上的人群中,结识高阶炼丹师意味着一种身份,一种潜质,可以说浩天宗真武期以上修为的人中,就压根儿没有人敢得罪莫方远的。

    这位爷说什么,那成百上千的玄灵级别高手就得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跑,帮着办事。

    不帮忙?那好,以后丹药没你的了,今后您站山上喝西北风提升修为去吧!

    谁受得了这种对待啊?高阶武修升级缓慢,离开了丹药几乎没法活,可以说莫方远等高阶丹师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所以说别的人有问题没什么,莫方远有了问题,浩天宗所有高层都哆嗦啊。

    莫方远一席话出口,包括贾宗明在内的所有浩天宗高层都捏着鼻子陪着笑,紧张地望着他,同时内心也是一阵的腹诽,尼玛哪个白痴把莫方远得罪了啊,害得人家来兴师问罪来了?

    还在众人纠结间,就听到远处一声喊:“宗主大人到!”

    众人闻言弹簧般地站了起来,这一回说的宗主,可就是浩天宗的掌舵人,大宗主段天涯了。

    莫方远一到,把大宗主都给惊过来了,这一下事情还真是搞大了。

    段天涯走过来,和大家点头示意,之后便对着莫方远一拱手,笑道:“莫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莫方远对段天涯也无恶感,当下笑了笑道:“本来也不该有多大的事情,不过听闻我丹师协会的天才丹师在这边受到羞辱,为了避免因受到他人恶意打压而导致其心理上产生阴影,进而影响到其未来丹道上的发展,所以我不得不抓紧赶来!”

    “丹师协会的天才?”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场中,不过眼下大家都知道场上只有齐得禄是炼丹师,不过这位丹师一直手法平平,听说也没被丹师协会接纳,什么时候他成了丹道天才了?

    齐得禄听到丹师协会几个字,先是脸色腾地一下变得通红,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又刷地一下变得惨白,这一会儿的功夫快赶上变脸了。

    在场众人先是盯着齐得禄看,不过看着他的脸色又觉得有些不对,随后有些人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把头转向了云天。

    随后,一个个围观者都是纷纷将头转向云天,神色间颇有些不能置信的感觉。

    此时贾宗明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安,自己之前没有了解过云天这个小子,现在还真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当然,作为一个副宗主,他又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小的宗门弟子也下心思观察,没关注云天倒也正常,只不过这一次似乎这位年轻的宗门弟子背景有点不一样啊。

    想到这里,贾宗明也是改变了原本想要直接给云天安个罪名的想法,毕竟他也是刚刚到这里,若是事情有所不对,他就及时做出反应,只需要置身事外,便可以把自己摘清楚,至于陷害弟子的罪名嘛,恐怕就要先辛苦贾宗鹏担待着了。

    想到这里,他扭头望向贾宗鹏这位族弟,偏巧这个时候贾宗鹏也抬头望向他。贾宗明微不可查地对着贾宗鹏递了一个眼神,这眼神中有着一丝冷淡,一丝警告。

    贾宗鹏的脸色也是瞬间变得惨白,看来这贾宗明事到临头是要抛出自己当替罪羊了!

    不,绝对不成!贾宗鹏一咬牙,不甘心的他决定对抗到底,因为事到此时,云天也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这使得贾宗鹏感到自己还有机会最后一搏。

    看着云天云淡风轻地望着自己,贾宗鹏突然走上台去,对着云天高声问道:“云天,不是我想针对你,可眼下,只有你一个人拿出了大批的五品丹药,这可是五品丹药啊,一个年轻弟子,又怎么可能平白无故获得如此大量的五品丹药,若说不怀疑你,我们又能怀疑谁?”

    云天望着贾宗鹏,微微一笑道:“贾护法,你的想法首先就有问题,事情发生之后,你不是先仔细寻找蛛丝马迹,查清楚此事的真相,弄清楚谁实际和炼丹师接触过,反而先盲目猜测谁可疑,这分明就是一种构陷,分明就是先入为主,心中已经针对某人有了想法,才会有如此的行为!更何况,浩天宗弟子百万,我从没有去过丹师堂,也没有接触过齐得禄炼丹师,甚至于恐怕整个宗门都没有人能拿得出我进入过丹师堂或者和齐得禄接触过的证据,这种情况下,你是如何想到我偷了齐得禄的丹药呢?难道说贾护法你准备在事后把丹药放到我的住处去,来给这个奇怪的行为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