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264.第264章 缘由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264.第264章 缘由

    “我听到有人说关于这落马镇的情况,武人宝藏究竟有什么秘密?”云天问道。

    “武人宝藏的事,我不是完全清楚”丁长海刚说出这一句,就见云天手中九霄烈焰爪一动,顿时吓得他亡魂皆冒,连忙大喊道:“所有人都不完全清楚,但我知道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情!”

    云天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点头道:“继续说!”

    丁长海深吸口气,道:“武人最大的秘密,在于其究竟如何修为达到那般恐怖的境地,按照很多人的推想,武人的实际修为,应该是在凝元期以上,因为就连朝廷的顶尖高手,都不敢再和他有冲突。从他后来神秘消失,并再没有出现看,此人很可能是去了更远的地方,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他的修为应该是极其恐怖的。”

    云天点头,这丁长海胆小如鼠,但这套分析却很到位,不过这些想法究竟是他自己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就不得而知了。

    只听那丁长海又说道:“武人的力量几乎可以移山填海,但最为神奇的是,他的修为竟然就是从本地获得的,因为这个人根本就是在当地出声,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而且直到他离开之前,他的所有修为,都是在落马镇完成。这也就是说,他武修的秘密,应该都是源自落马镇。他到底是在哪里获得了修炼的方法,又是怎样才修炼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这一切的秘密,也许他会带走,也许他带不走,亦或者他不想带走,除了第一种情况之外,其他两种可能所带来的诱惑,让所有人都难以抗拒。”

    云天也终于意识到了,为何会有人来这里寻觅,如丁长海所说,这里很有可能埋藏着一个大陆巅峰武者的最大秘密,若是破解了这个秘密,很可能也会成为大陆的一个巅峰武者,这样的诱惑,什么样的人能抵御得住?

    不过云天心中又有了一个疑问,按照这个推断,武人的宝藏恐怕大陆最顶尖的高手都会在乎,也会下心思揭开谜题,以那些大能的手段,什么样的问题解决不了,可为何如今竟至今都没有人能破解呢?

    将这个疑问一说出来,丁长海忙解释道:“这样的诱惑,哪有人会不动心?事实上武人离开后的一百年里,几乎大陆的所有势力都来寻找过,可惜经过了一百年的时间,所有的人都是失望而去,这样又过了很久很久,人们便把这件事淡忘了。”

    “既然是淡忘,为何现在又有人想起?”云天问道。

    “说也奇怪,就在之前一些天,那落马镇中央的武人牌坊,里面供着的武人排位,突然释放出一道惊天的气息,这道气息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关注,不过因为时间尚短,目前只有附近几个小势力知道,因此这些小势力都调集了大批人手,在这附近搜寻宝藏,估计时间久了,消息会慢慢传开,定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的。”

    云天听到这里总算是搞明白了武人宝藏的事情,不过他接着又问道:“你还有什么消息,是否知道武人宝藏在哪儿?”

    丁长海一副哭丧的脸说道:“云少,再多的我就真不知道了,因为整个大陆上那么多大宗派,也没有人掌握更多地线索了,所有人对这件事都是无从下手,武人的离去太过神秘,而且因为他一贯不和人接触,他过去的一切,也都没有人知道,所以也就没有更多地线索可供推断,现在大家都是在落马镇附近乱转,希望能有运气碰到一些武人留下的东西。”

    云天点了点头道:“下面该说说你的事情了!”

    丁长海脸色猛然一变,当即双膝跪下,苦苦地哀求起来。

    云天盯着他看了看,道:“起来吧,我饶你不死!”

    “真的?”丁长海一脸的惊喜。

    “我云天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云天冷哼一声。

    丁长海努力回忆云天说话算话的情形,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利的证据,不过他还是一脸崇敬地道:“云少一贯一言九鼎,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我才敢在这里等候,听云少吩咐。”

    云天点点头,听丁长海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自己挺善良的。

    只听丁长海说道:“云少,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请云少指条明路。”他这么说有投靠的意思了,不过云天肯定不能收这样的人做手下的,因为这种人在你强势的时候会对你折服,一旦你局面不再了,很可能第一个掏刀子对你动手。

    不过如何驾驭这种人也看个人的手段了,云天倒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于是他说道:“我因为身份特殊,本身就是天水云家重点培养的子弟,而且又是丹师协会的重点培养对象,而在武道上,我的修为也提升越来越快,若是我在浩天宗拉门结派,很可能会引发宗门的怀疑和担忧,反而对我今后的行事不利。更何况我本是天水云家的人,浩天宗未必能给我太多,天水云家却能够给,相比之下,我自然更感兴趣天水云家的势力,所以这边就要一直保持低调。”

    云天在扮猪吃虎,丁长海却听得神情恍惚,他这时候也想了起来,把关于云天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穿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可能,若是如此,这位将来就是名声响彻大陆的人物啊,或者说至少有可能是,看来跟着这位,还有可能博得一个远大前程啊!

    想到这里,丁长海更加谦卑地躬下身子,对着云天摆出了一副下人和从者的姿态。

    云天接着说道:“整件事错不在你,是林勋安暗中勾结西昆仑派,你根本毫不知情,你只是因为林勋安许给你好处,你认为跟着一个执事能获得更多好处,因此才随着他走,但后来发现情况不对,你已经打算摆脱他,最后也没跟他一起参与战斗,所以你有小错无大错,宗门或许会惩戒你,但不会太重,若是扣罚功禄点之类,回头我给你补上,你的任务,是暗中为我观察一些事情,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及时向我反馈,知道了吗?”

    “知道了,云少,哦不,少主英明!”丁长海连连点头。